专访腾讯汤道生:在行业困难时期,腾讯教育更需要站出来教育

2019-12-12    来源:界面    编辑:毅豪
在上周举办的首届MEET教育科技创新峰会上,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正式对外发布了“腾讯WeLearning智能教育解决方案”(以下简称WeLearning)。这是自今年5月发布教育业务板块后,腾讯再次详细地解读其在教育行业的战略规划。
  腾讯再次加快了在教育行业的布局脚步。

  在上周举办的首届MEET教育科技创新峰会上,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正式对外发布了“腾讯WeLearning智能教育解决方案”(以下简称WeLearning)。这是自今年5月发布教育业务板块后,腾讯再次详细地解读其在教育行业的战略规划。

  具体来说, WeLearning的核心是腾讯教育中台,腾讯将把连接技术、内容整合为体系化的底层能力,包括QQ、微信、小程序的连接及大数据、云计算、AI等领域的积累,通过开放平台向合作伙伴输出;通过统一的身份识别、数据标准、权限管理和知识图谱,构建应用开发平台,与开发者共同开发教育应用。

  汤道生介绍道,这些应用将核心围绕学习、教学、管理、空间和服务等场景,形成体系化的解决方案,从而为管理机构、学校、师生、教育机构等不同用户提供服务。

  半年前,腾讯将此前散落在6个BG的20多个教育产品重新梳理,成立了新的业务板块,并且正式发布了“腾讯教育”。目前腾讯教育旗下包含腾讯课堂、企鹅辅导、ABCmouse等To C产品,也涵盖腾讯教育企业合作、智慧校园、腾讯微校、腾讯英语君等面向B端的解决方案。根据腾讯公布的数据,目前腾讯教育服务用户数超过4亿。

  在接受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专访时,汤道生表示,相比起品牌发布,此次发布的WeLearning更多侧重能力的输出。他认为,教育行业场景多维、用户需求多维、决策链复杂,腾讯希望把服务做得更好,去做自己擅长的部分,以搭建中台的方式,来集结教育产业链上的企业,合力实现智慧化教育。

  互联网科技公司做教育并不是新鲜事,但想要真正建立起规模可观的生态却很难。在采访中,汤道生也提到腾讯做教育的目标与边界。他表示,今年整个教育行业的经营环境比较困难,在这样的时候,腾讯更需要站出来,通过技术开放和资源整合来推动行业发展。

  以下为对话内容:

  记者: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推出WeLearning?

  汤道生:今年5月,我们发布了腾讯教育整体业务版图。这么多年腾讯在不同地方做了很多教育相关的产品,但一直没有对教育领域的整体架构。所以,腾讯教育是服务于我们多个内部产品的。WeLearning是一个开放平台,我们期望通过它把腾讯教育产品的能力共同输出给合作伙伴和客户。

  WeLearning是针对学习、教学、管理、空间和服务等场景,为机构、家长等提供便捷的服务和体系化的解决方案。但实际上,在不同的维度,用户有很多不同的需求。腾讯一家是不可能把所有的这些需求都满足的,我们希望通过WeLearning,以底层技术能力和开放平台搭建腾讯教育中台,打破数据孤岛,承载生态中合作伙伴的应用,真正实现智慧化教育。

  记者: WeLearning发布以后,各个业务线上的业务具体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汤道生:WeLearning开放平台以服务教育行业生态中的合作伙伴为主要目标,虽然很多技术在我们自有产品也会用上。但是将AI融入到现有的教育素材中,需要更大范围的合作伙伴参与。所以,我们更希望通过WeLearning这样一个教育中台,跟合作伙伴进行合作,进而覆盖更多学生。我觉得WeLearning教育中台和腾讯教育原有的业务,两者其实是相辅相成的。

  记者:WeLearning的生态合作伙伴仅限于腾讯的被投企业吗?

  汤道生:我们所定义的合作伙伴的范畴是非常广泛的。既有一些是投资企业,也有一些是合作关系;有的是提供产品,跟我们的产品结合,怎么成为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也有一些是侧重于服务的。我们更在意的是希望通过这些合作,能够覆盖到更广泛的用户群体。

  记者:WeLearning会通过统一的身份识别数据标准来与合作伙伴共同开发应用,但对于很多区域性的教育信息化的企业来说,数据他们来说是一种壁垒优势,如何让他们放心接入腾讯的系统?

  汤道生:我们对于数据的使用非常谨慎,也一直本着“科技向善”的理念。我们会有针对性地考虑,在某个特定的教学场景下需要用到什么样的数据信息来解决问题,从而反推去沉淀相关数据。再通过开放平台的模式,让合作伙伴可以在统一的中台下使用到更加有效的大数据,完善自己的应用生态。这些其实都是一个一个场景去部署的,以最小化原则沉淀必要的为师生服务的数据,确保数据真正用于智慧管理,而“人”的隐私能够得到保护。

  记者:今年5月腾讯教育整体品牌推出之后,做了很多To B的事情,这是否意味着今后腾讯教育是To B为主,To C为辅?

  汤道生:我们做To B经常会讲C2B的战略,其实最终教育服务也还是要让学生更有效的学习,所以做教育这个大事情上,既要有一些跟C端的互动,同时也需要通过与传统的教育机构或者体制内的学校来合作,才能够更有效的把这些服务覆盖到更大的用户群体,所以我觉得C跟B是联动的。

  记者:从5月到现在,腾讯教育业务有哪些进展?角色有没有发生变化?

  汤道生:自从发布腾讯教育品牌后,我们的产品有更多的联动整合,而且每个产品在过去这大半年也有非常多的进展,包括我们服务的学校更多了,不管是中小学还是高校层面,也包括To C产品的用户规模都在不断地加大。另外,公司对于编程教育的投入也有非常大的增长。

  教育是一个非常大的非常复杂的一个产业,需要大量的合作伙伴跟我们一起携手,光是腾讯一家其实是不够的,我们依然希望成为“数字助手”,把教育中台建设好,通过技术的输出来跟行业里的教育机构或者是教育的初创公司一起来服务这个市场。

  记者:腾讯一直在强调做连接,这是腾讯的优势,那腾讯做教育最难的地方是什么?

  汤道生:我觉得最难是大家对于教育的理解。教育本身是一个很大的范围,少儿编程、英语、各个学科知识都是完全不同的领域,而且伴随孩子发育、成长,他们对于教育的诉求也都不一样。因此,最大的挑战就是这么大的产业、这么多的痛点,到底我们应该解决哪个问题。

  面对这么庞大的体系,我们也有很多不同的团队会有不同的侧重。如何把这些团队、生态中的合作伙伴连接在一起,共同解决一些大的问题,我觉得这是最有挑战的地方。一个痛点可以拆成不同的环节,其中需要很多不同类型的产品聚合在一起,才能解决问题。所以,我觉得做教育这件事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将不同的环节串联起来,最终为用户服务。

  记者:其它的互联网公司都曾经在教育上投入很多,但还是没能建立起比较打的生态。有人说互联网公司或者科技公司不擅长做教育,你如何看待?

  汤道生:腾讯认定要做一件事,还是非常能坚持下去的。实际上,今年大家如果关注教育行业的话,更多看到的是很多机构的倒闭。腾讯加大在教育领域的投入,其实也是说明腾讯今天在产业互联网的时代,就是希望能够针对一些重要的行业领域,持续的去投入。

  记者:你怎么理解技术与教育的融合?腾讯是怎么做的?

  汤道生:我们在搭建的教育中台就是把很多AI能力,比较好地融入到教学中。例如,教师在屏幕上讲解某一科目内容时,可以利用互动视频,用可视化的方式帮助学生理解比较抽象的概念。如果我们能够让学生更有效的学习,而且是用更个性化来帮助不同的学生,在这个过程中都能够掌握他们最需要的知识点的话,我相信一定会带来更大的学习的兴趣。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个方向是,如何让学习的内容更有趣,把游戏化学习的一些设计理念融入到教育中。

  记者:针对教育业务,腾讯有哪些商业化的目标?

  汤道生:我相信一个业务的健康发展都必须有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这才能让服务普及,让更多人受惠。在大部分互联网服务中,对有些用户群体是免费的,同时也有一些群体是愿意付费的。只要模式能支持业务长期发展,阶段性的投资与建设都是可以接受的。

  腾讯教育服务的群体很多,有的是不以盈利作为目标的,也有一些地方是本身有商业模式的。我觉得关键是要建一个可持续的模式,我们也不想投入了几年后发现活不下去,模式不可持续,就放弃。腾讯希望在教育领域长期提供服务,这是我们的初心。

  记者:总办层面对于教育业务有什么期待?

  汤道生:站在腾讯高层管理的角度,我们是希望能够真正解决社会的问题,真正在教育领域创造价值。总办的期待有很多不同的维度,因为不同的受众也有不同的需要,不管如何,腾讯做教育还是秉承着“科技向善”这样的愿景出发。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