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企业网 科技 故乡税、数字乡民和乡村振兴

故乡税、数字乡民和乡村振兴

近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善用数字藏品,拓展应用场景”文章,文中谈及“数字藏品的应用场景正在不断拓展。一些平台与传统村落合作,推出展示乡村地域特色的数字藏品。用户在购买这些数字藏品后,如果去村里旅游,还能获得相应线下服务,进一步盘活了农村资源。”这很容易就让人想到阿里拍卖的“链上.数字乡民”项目,这个项目目前在农村很受欢迎,藏品本身的成交量也不错。

“链上.数字乡民“和传统的主打线上收藏的数字藏品不同,它更强调赋能现实世界。数字乡民通常以行政村为单位,以乡村地域特色和文化风情为素材,由艺术家创作,在区块链平台上链、存证和确权,生成独一无二的链上数字艺术作品,最后由阿里拍卖平台进行展示和拍卖。

举例说明:以海峡第一村——围头村数字乡民为例,购买数字藏品的用户将自动获得围头村村委会授予的“数字乡民”名誉称号,还可获得围头村特色产品及线下旅游权益一份,包括围头战地文化渔村半日游、海峡人家休闲渔村抓虾体验1次、海峡人家鲍鱼壳手工体验1次等。如果用户持续关注围头村发展,积极参与“党建+”邻里中心建设,村委会还将为其颁发“荣誉村民”称号,并优先参与乡村民宿经营、两岸青年创客、当地海产品电商等项目。

7m53xPuzSGMY33zUOXY2heIeG81TuFfaCjRpjEY1.jpeg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了日本的“故乡税”。故乡税是日本政府在2008年推出的一项制度,借此促使资源和资本向乡村回流。虽然名字里有“故乡”二字,但故乡税的缴纳对象,不局限在纳税人的故乡,可根据自己喜好,向全国1700多个市、町、村自由纳税,同时还可一次捐赠多个故乡。乡村也不仅仅是接受捐款,还会报以回礼,通过回礼展现家乡的特色产业和文化风情。因为有了捐款和回礼这套往来动作,故乡税帮外出打工年轻人和小村镇保持了一份情感链接,这也为日后人员的回流保住了一份可能性。收到了故乡的回礼,说不定还想亲自去看看,带上家人朋友去故乡度假,还能促进当地的旅游业。

那么,我国的数字乡民和日本的故乡税有什么异同呢?

相同之处:背景相似,打法相似,目标相似

背景相似,都是农村空心化。日本上一辈的基本观念是“考东京名牌大学,进一流企业就职,在大城市成家立业、享受富裕生活”,越来越多的日本年轻人、资源、资本等涌入东京、大阪等大城市,而农村人口减少、产业衰落,致使地方财政收入萎缩甚至濒临破产。我国的情况和日本差不多,随着城镇化的推进,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融入城市,再加上北上广深等特大城市的虹吸效应,很多乡村已经严重空心化。

一方面是乡村空心化,另一方面城里人想融入乡村也并非易事。日本由城入乡的最大阻碍除了经济收入差距大之外,城乡文化差别也很大,比如说有些返乡的日本居民发现,当地人的各种祭祀活动总是把他们排除之外。我国则一直替弱势的村集体和村民把守着村域资源不容掠夺和侵扰的底线;给那些想投机、炒作村域资源,并从中谋取暴利的强势工商资本,划出了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

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为推动“返乡”,日本政府推出了各种各样的移住援助政策,提出了“移住+工作”最高给付100万日元(约6万5千人民币),在地方城市创业最高给付200万日元的鼓励政策。故乡税也应运而生,例如捐赠10万日元的款项,可以抵消98000日元税款。回礼则成为一种刺激性举措,比如佐贺县的玄海町。这里常住人口仅有区区6000人,但在2014年时故乡税突破10亿日元。其秘诀就在于,给予纳税人的回礼是当地特产的大鲷鱼。只要纳税超过5000日元,就可以获得一只市价大约1300日元的生鲷鱼。

这打法方面,我国“数字乡民”的权益和日本的“故乡税”回礼异曲同工。以上文提及的福建围头村为例,购买数字乡民数字藏品即可获得免费的手工虾皮一份,实物明信片一张。唯一的区别是,围头村数字乡民还能得到一份独一无二的区块链“数字藏品”。

日本的故乡税在2008年时缴纳人数超过了33000人!税收总额竟然超过了72亿日元。到了2013年,故乡税缴纳人次超过了十三万,税收总额达到了140亿日元。客观上起到了宣传乡村,带动旅游,振兴乡村的效果。比如在福井县的小滨市,地方税的回礼之一是,可以帮助远在外地的小滨人照看在老家的房子和老人。市政府委托专业人员为空巢定期进行换气通风、房屋检修,并按时查看独居老人的情况。这样的回礼既吸引到了外地游子们的税金,又使他们能更安心地在都市中打拼。

而我国的数字乡民则是线上线下结合,如上文的围头村数字乡民,可免费享受围头战地文化渔村半日游、海峡人家休闲渔村抓虾体验1次、海峡人家鲍鱼壳手工体验1次等,就成为这个产品的重要卖点。

数字乡民只是参与乡村振兴的起点,许多领取任务积攒工分的数字乡民并不需要抵达现场就能通过网络完成。通过“云社群”等参与方式,围头村数字乡民可以为乡村振兴建言献策,还可以优先参与乡村民宿经营、两岸青年创客、当地海产品电商等项目。

不同之处:本质不同,时代不同,前景不同

日本的故乡税是一种政府发动的捐款抵税制度,本质上是转移支付。而我国的数字乡民更多的可以理解为民间发起的一种公益活动,本质上是服务于乡村振兴,是锦上添花。数字乡民虽然也会通过社群参与乡村治理,但更多的是建言献策、投资、联合运营等,参与的项目也大多是新兴的文创类、绿色发展类项目。

这是国情决定的。我国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完成以后,摆在面前的突出问题就是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乡村振兴局成立,它是国务院直属机构,前身是国务院扶贫办。在实际运行中,中央农办负责牵头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业农村部负责统筹实施;统筹的职责是乡村振兴促进法赋予的,国家乡村振兴局负责具体实施。因为,作为民间发起的“数字乡民”项目,在基层容易得到地方上乡村振兴局及农业部门的多重支持。

然而日本的故乡税和我国的数字乡民毕竟是不同时代的产物,日本的故乡税是2008年推出的,那时候还处于web1.0时代。我国的数字乡民则是2022年出现的,已经处于web3.0时代,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已经得到长足发展,区块链和元宇宙技术开始在许多行业构筑应用场景。

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要求要:大力推进数字乡村建设,推进智慧农业发展。人工智能是提升生产力,提升效率。区块链就是改变生产关系,改变人与人合作的关系,人与人沟通的机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共识。数字乡民是区块链技术的产物,改变的正是乡村振兴所需要的合作关系,沟通机制,信任共识等。

数字乡民在发行数字藏品之后,往往还会给乡村留下一个云社群,帮助乡村进行私域流量管理,从而为乡村振兴持续赋能。比如在某乡村的数字乡民云社群中,参与者可以通过领取任务赢得积分,任务的内容五花八门,比如说给村里的蔬菜工厂开发一些应用小程序,给民宿做设计,给乡村的绿色发展提供项目推介等。不同的任务对应不同的贡献,而贡献的积分值由村民议定,并通过提供免费民宿、吃农家饭、送土特产等方式来兑换……这样的应用场景建立在web3.0框架之上,将为我国的乡村元宇宙打下良好基础。

(the rightsVERSE lab供稿,the rightsVERSE lab持续关注数字藏品、数字资产、数字权益在全球的发展)

版权及免责声明: 凡未注明聚焦企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其次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聚焦企业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聚焦企业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http://www.focus71.com/tech/4955.html

数字藏品的618:走向合法合规 走向更加繁荣

如何利用web3找到自己的精神故乡?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93127262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